cfnr.net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史铁生 600.. >>

史铁生 600..

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是短暂的,史铁生也不例外。但即使他已逝去,可他永远留在我们的心目中,因为他留下的精神是长存的。 史铁生的一生十分坎坷,不仅双腿瘫痪,而且还得到尿毒症,让他一辈子也离开不了轮椅和病床。可他仍然挺了过来,创作了不少优...

作者通过这次写作回顾了自己以往的生活,尤其是残废之后那段艰难的日子。史铁生在二十一岁时因腿疾回北京住院,从此他再没有站起来。当时的情景很容易想象,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就那么被夺去了行动的自由。但这还不是最令他难过的,他内心的愤慨...

在人生旅途的漫漫长路中,我们有时会烦闷,有时会悲伤,有时会沮丧,但不管遇到了什么,我们都应该坚强,坚强的面对生活的每一个挫折。 在那个寒冷的冬天,百木凋零,冷冽的寒风吹刮着我的面颊。我漫步在林荫小道上,心里思考着一个古老的问题:...

给史铁生先生的一封信 敬爱的史铁生先生: 您好! 读过您的《秋天的怀念》和《我与地坛》后,我打算跟您写这封信。 您的一生都在与病魔打交道,但您却好好的活下来,写出一篇又一篇优美的文章,从未放弃过。 在您的文章中,您多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...

由于作者“活到最狂妄的年龄忽地残废了双腿”,他深刻体会到了人生中隐藏着的常人感受不到的痛苦。面对如此从未经历过的痛苦,作者勇敢地选择了积极的面对它,并开始思考人生,思考生命。 “只是到了这时候,纷纭的往事才在我眼前幻现得清晰,母亲...

[1]史铁生(1951-)北京人,中国当代著名作家、思想家。 1958年入北京市东城区王大人小学读书,1967年毕业于清华附中初中部。而后,于1969年到陕北延安地区“插队”。1972年因病致双腿瘫痪回到北京。1974年到1981年[2]在北新桥街道工厂工作,后因...

但在我的印象里,奶奶的目光慢慢地离开那张报纸,离开灯光,离开我,在窗上老海棠树的影子那儿停留一下,继续离开,离开一切声响甚至一切有形,飘进黑夜,飘过星光,飘向无可慰藉的迷茫与空荒.而在我的梦里,我的祈祷中,老海棠树也便随之轰然飘去,跟随着奶...

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是短暂的,史铁生也不例外。但即使他已逝去,可他永远留在我们的心目中,因为他留下的精神是长存的。 史铁生的一生十分坎坷,不仅双腿瘫痪,而且还得到尿毒症,让他一辈子也离开不了轮椅和病床。可他仍然挺了过来,创作了不少优...

残疾人史铁生 多年前,第一次去看史铁生。曾经为之做过长久的准备,首先是读过他的好小说,尤其是《我的遥远的清平湾》,再是听人叙述他坎坷的经历以及他的为人,然后就与他开始了通信。他的信写得很好,以那种简单明白的语言论及小说的艺术。这...

《我与地坛》给人一种沉重的压抑感,凄凉和沧桑。它在无形之中,浓缩了人世种种无常,有一种缩命的味道。史铁生身处荒芜的古园,即地坛。思索的是人世和人生。然而,有许多思索似乎是多余的,因为“一个人出生了,从他开始泣哭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将...
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
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ww.cfnr.net
copyright ©right 2010-2021。
内容来自网络,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。zhit325@qq.com